美国DW架子鼓极富传奇色彩的创业史!
 
  看过北美知名乐队现场演出的人,一般都会对鼓手和他的DW套鼓特写印象深刻。硕大的鼓腔、夸张的颜色、硬朗的线条,镀铬闪烁的金属件,轰鸣非凡的声音,无不是DW鼓的招牌特色。在大众的眼中,它似乎就是高端、华丽、至尊的代名词,也是普通老百姓鼓手可望不可即的终极梦想。
 
  随着国门的打开和乐器行业的繁荣,DW己经在国内琴行面市了,但昂贵的价格也始终让人敬而远之。其实,它最初也只是个小制作,在创意和机遇的基础上一步一步发展而来的。
 
  DW是英文词汇DrumWorkshop(鼓工坊)的缩写。这个品牌的创始人叫做唐·朗巴蒂(DonLombard简称唐),最开始,他也不是做乐器的,而是一个普通鼓手。1972年,他26岁,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圣塔莫妮卡开了个工作室,除了在自己的工作室里教教打鼓之外,还兼点乐器维护等方面的零碎活儿。这段时间里他应该是积累了不少乐器制作和改良方面的经验。
 
  在美国,好的鼓手比比皆是,唐最终也没有能成为一个知名的音乐人,倒是他的一些学生后来成了不错的鼓手。
 
  他的学生里有个特例,是个叫做约翰·古德的学生(JohnGood即后来的DW副总裁,简称约翰),约翰打鼓并不在行,所以唐翰),约翰打鼓并不在行,所以唐就不断的劝说,在唐的劝说和鼓励下,约翰转行做了该工作室的兼职
 
  销售经理,主要是靠在工作室里销售乐器和教材来营生。
 
  工作室的运营方向也从单纯的教学,逐渐的发展成了既有教学又有商务。课余时间,唐和约翰常常几个小时的讨论如何设计制作更好的架子鼓,热情洋溢,创意漫天。让人羡慕的是,他们俩虽然在创意上各有观点,但是始终具有强烈的团队感,不会因为看法的不同而失和。
 
  说来有趣,DW的第一个产品就是唐设计的可调高度的便携式鼓凳子,据说每个月可以销售高达十二个左右,对区区一个小工作室而言,也算是一个高销量了,约翰只好辞去了全职工作,全身心的投身到鼓凳子的制作和销售中来。
 
  白天,他们俩在工作室教学,晚上,唐会在学生和客人们面前展示他们的“高新科技”的鼓凳子,而约翰则一边在缝纫机上嘟嘟嚷嚷,一边继续做鼓凳子上的软垫。
 
  好运总是落到有准备的人身上,不久,当时的大公司一一CAMCO乐器向工作室订购了一百个鼓凳子,在当时来说,无异于一笔大订单,这让公司有了更多的运营资金,可以扩大规模。
 
  直到今天,DW还在生产鼓凳子,并且推陈出新。唐一直梦想的是制作更轻巧更结实的鼓凳子。
 
  创业的故事通常都是曲折的,CAMCO公司订单之后,好长一段时间,工作室的鼓凳子订单又跌回到一个月十二个左右,机遇貌似不在垂青这两个工作室里的青年,他们俩又回到了边教学边卖鼓凳子的生活里。
 
  真正峰回路转的时间是1977年,CAMCO公司破产了,COMCO的总裁汤姆贝克曼CTomBeckman)把自己公司里的用来生产架子鼓的所有机械和磨具全都干干净净的转让给了唐的工作室,甚至把库存的CAMCO鼓和架子鼓配件也全部转让了,其中就有当时名噪一时的底鼓踏板,给后来的DW硬件生产提供了良好的基础。CAMCO仅仅保留了自己的名字,(疑似CAMCO这个名字和专利后来转给了日本的一家公司)套用一个成语的话,也许可以用“名存实转”来形容。
 
  转让的那一天,唐就决定了,开工厂!做实业!
 
  工厂的运营需要更多的资金投入,当时肯借贷给唐的钱并不多,大部分来自他的父母,几乎所有借来的钱都用来支付CAMCO的机器转让。
 
  1977年正是西方摇滚乐大肆流行的年代,美国的各种硬摇滚、金属音乐等对鼓手的要求比较高,而鼓手有对自己底鼓演奏技术的要求比较高,这样一来,底鼓踏板的性能和质量成了举足轻重的事情。
 
  唐洞若观火,看中了底鼓踏板的作用,立马展开了踏板的研发工作,他以CAMC05000系列尼龙带传动踏板为基础,设计了更多的操控细节,让踏板使用起来的时候,更细腻、更精巧、更安静,加强了踏板的可调性、平滑度,使用的连贯性。
 
  与此同时唐正式的注册和使用了DW这个商标名!
 
  几乎是一炮打红,唐设计的DW底鼓踏板一夜之间就成了鼓手们最青睐的产品,以至于后来DW的绝大部分底鼓踏板设计制作都是源于唐最早的理念和思路。
 
  1980年,DW底鼓踏板又修改了一些部件,其中最关键的是将尼龙传动改成了链条传动,让底鼓的演奏更有力量。这一设计,又实现了无数鼓手对声音的愿望,DW在鼓硬件里的形象名噪一时。
 
  不久,DW又推出了底鼓双踏板,俗称双踩,如果当年乐器世界里也有红点设计奖的话,这个奖就非DW的这个双踏板莫属了。
 
  时至今日,DW的踏板一直在延续着当年的设计风格,可以说,这成了DW经典中的经典。
 
  DW是靠做鼓配件和鼓硬件发家的。鼓腔的制作是后来的事情。
 
  与唐设计硬件不同的是,约翰善于思考鼓腔的研发和制作,他在工序对鼓腔音色的影响这个课题上,下了不少个功夫。甚至能根据用户的需要,适当的调整工艺,做出来的鼓腔,自然发声的效果就可以让用户满意。
 
  根据以往的经验,用手指敲击半成品鼓腔的时候,不同的木料和不同的尺寸,就能觉察出会有不同的声音。约翰发现,同一种木料同一种尺寸同一个工艺的鼓腔,也有不同的声音,各个工序,木料部位的选择,胶水等,都在影响着声音的特点。
 
  为了让一套鼓的声音更加有整体感,约翰做了一个叫做“声音匹配”的工艺,根据共振原理,每只相同尺寸的鼓腔制作出来之后,会用原始的,轻轻敲击边缘的办法来给每只鼓腔定一个音高,用粉笔标注。在货架上分音高来码放鼓腔。例如一层全部放某音高的底鼓,二层全部放某音高的军鼓。
 
  等好多个鼓腔制作好之后,将同一个音高的军鼓、底鼓、通鼓挑选出来,喷漆同一颜色,然后钻孔加装鼓耳等,形成一套音色良好,共振匹配的架子鼓。
 
  这样的制作,能保证鼓的音色统一,也能保证共振的统一,但是产量并不高,算上木材加工,通常一个月也只能做几套鼓。这也是DW价格昂贵的原因之一吧。
 
  由于赶上了i0年代末到90年代西方音乐的迅猛发展的好势头,DW的销售也渐入佳境,厂房也一再扩大,一再搬迁,一直到了加利福尼亚州的欧克斯纳德。逐渐形成了现在的规模。
 
  精良的制作,细致的挑选,让DW鼓的品质在各类音乐现场表演中都出类拔萃,发挥稳定,甚至巨星麦当娜,都慕名而来,去挑选工厂亲自挑选产品。
 
  约翰常常自豪的说,我们的手工产品,让新一代的音乐家开眼了。
 
  一个工作室,两个人合力,一个专攻硬件,一个专攻鼓腔。这就是DW的创业前传。
 
  据说DW的许多生产一线的车床工人和油漆工人本身就是鼓手,他们懂得如何造出拥有好声音的鼓。
 
  这样的产品要是还不能崛起的话,只能说是“天亡我”了。